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1811的博客

D1811的脑洞产物和杂物堆积处

 
 
 

日志

 
 

大怪兽格斗【愚人节特别篇】 克丽斯的雕像  

2017-03-27 19:03:08|  分类: 大怪兽格斗.EXTRA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怪兽格斗【愚人节特别篇】   克丽斯的雕像 - D1811 - D1811的博客大怪兽格斗【愚人节特别篇】   克丽斯的雕像 - D1811 - D1811的博客大怪兽格斗【愚人节特别篇】   克丽斯的雕像 - D1811 - D1811的博客
   


【瑞夏普市的中心广圌场】
瑞夏普市,这是一座普通的城市,而且很小。如果一定要说个不同之处的话,那就是这座城市的科技比较发达——这座城市相当夸张的建造了地圌下区域,所以整座城市有两层,地圌下一层,地上一层,以这种方法增加了城市的面积。通圌过特殊的公路将两层相连。
地圌下部分并不黑圌暗,靠着太阳能系统储备足够的能量,让地圌下部分的城市有着足够的光照。而且瑞夏普市还有着人造天空的技术,所以即使是地圌下部分,也能看到蔚蓝的天空。如果没有穿过“天空”的公路的话,应该看不出是人造的天空的吧。
顺带一提,这人造天空可以调节昼夜,但是天气却不能控圌制,不过在下雨的时候倒是可以收集地面的雨水过滤以后对地圌下进行降雨。最后雨水会被地圌下部分的收集装置收集,再次过滤干净,最后输送到水厂。
在瑞夏普市地圌下的中心公园中,有一个雕塑。
那是由白色大理石雕刻而成的女性雕像,身穿白色保护者——这座城市的防卫组圌织的制圌服,高大而健美。优雅的面庞,带着一脸自信的微笑,柔顺的长发像瀑布一样顺着肩膀倾泻下来,坚圌硬的岩石材质让她多了一份英气。虽说看起来并不是很亲切,但也能给人带来一种可靠感。
她站立在同样白色的基座之上,右手握着格斗仪,高高举起,显示着她是个雷欧尼克斯的身份。
基座上刻着她的生平。
她的名字叫克丽斯.怀兹曼,这种城市的英雄,白色保护者曾经的精英成员。20圌年圌前,曾经有宇宙人团体袭圌击这座城市,甚至召唤了一个被称做司法审判者的机器怪兽。那个司法审判者异常强大,杀死了当时的白色保护者的众多成员,最后也不知道克丽斯.怀兹曼用了什么手段,才彻底击败了这司法审判者。但克丽斯.怀兹曼也死在了那场战斗中。
在那之后,白色保护者就在中心公园放置了这座雕像,讲述着那段历圌史。
克丽斯.怀兹曼本来就属于那种精英中的精英,处理过的事圌件数量相当多,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的,从暴走的人造怪兽,到失控的人类科技结晶,克丽斯都成功的击败过,所以当时在白色保护者内部也有着“化不可能为可能”这样的称号。
最后击败强大的司法审判司也算是“化不可能为可能”的结果了,虽说她自己也没活着回来......
基座上不仅刻着克丽斯的生平,侧面还刻着在那次事圌件中牺牲的其他成员的名字。
“传圌奇般的女性。”齐琳格.芙利德站在雕像前,低声说,低头在笔记本上记录着东西。
她是这座城市N.D报社的记者,现在她的任务是写一篇关于克丽斯的文章,准备在那次事圌件的胜利纪圌念日的时候刊登。但有句话叫嚼过的馍不香,这种明显已经被各种杂圌志报纸写过多次的东西,要写出新意真的没那么容易。除非齐琳格再找出点什么之前的人没有写过的东西。
“真麻烦。”齐琳格不满地撕下写到一半的纸张,揉成一团扔到后面。她只是N.D报社的实习记者,为什么一开始就要做这种麻烦的事情。不断想圌做有新意的写法,但文中的事情都是那些几乎无人不知的事情。
雕像前只有齐琳格一人,显得很冷清。风飕飕的掠过,树叶发出沙沙的声音回应,似乎在说着什么。但此刻这阵风只会让齐琳格觉得冷。毕竟她也只穿了一件单薄的白色连衣裙。
“不要破圌坏环境啊,麒麟姐。”白色西服的男子缓缓走来,弯腰捡起齐琳格扔下的纸团。
他是法布尼尔.卡里斯托,B.E集圌团的大少爷。
B.E集圌团,瑞夏普市最大的集圌团,和白色保护者也有合作,旗下的品牌从服装到食品再到日用圌品,影响力不小。其他城市也有B.E集圌团旗下的产品销圌售。
B.E集圌团的董事长叫罗斯玛丽.卡里斯托,也就是法布尼尔.卡里斯托的母亲,虽说也快要五十岁了,但外表看起来还非常年轻,只有三十岁左右的样子,和法布尼尔站在一起的时候说是姐弟都有人信。不仅如此,罗斯玛丽给市民们的印象就是近乎完美的存在,没有留下过任何污点。
这给法布尼尔也带来了不小的压力。这个和罗斯玛丽一样有着银白色发色的年轻人并不觉得自己能像母亲一样,做到面面俱到。
“别叫我麒麟姐,难听。”齐琳格头也不回地说道。
齐琳格和法布尼尔是在格斗场认识的,那次法布尼尔被小混混缠上了,而他又属于有些弱气的温柔男性,自然是被欺负了。这时候齐琳格出面赶走了小混混,两人就此认识了。
“但是那样听起来有气势啊。”法布尼尔微笑道。
“......随便你,我觉得不好听就是了......”
齐琳格没再说什么,只是咬着铅笔,看着笔记本苦思冥想。
原以为在克丽斯的雕像之前能有什么灵感,结果还是无济于事。
“这是我第一次来这里。没想到会遇到麒麟姐。”
安静了一会儿后,法布尼尔说话了。
他用瞻仰的目光看着克丽斯的雕像,“这可是曾经保护了瑞夏普市的英雄啊。”
“果然你还是不要那么叫我了,真的不好听!好歹我也是个女孩子!”齐琳格突然放下笔记本,对法布尼尔嚷道,“还有,你打乱我的思考了!”
“那么......齐姐?”
“......”
齐琳格没有回答,应该是默许了。
居然有些感到害怕了,我真是胆小呢。法布尼尔想道。果然和母亲相比,自己实在是太差劲了。能不能继承这家业也是个问题呢。
“阿嚏!”又一阵风吹过,齐琳格打了个喷嚏。
法布尼尔忙脱圌下自己的白西装,给齐琳格披上。
“真体贴呢,法布尼尔。”齐琳格没有拒绝,但脸颊还是红了。
“哈哈,我也就只有这点好的了。”法布尼尔略略点头。
齐琳格叹了口气,无奈道:“暖男才能受到青睐。再说了,罗斯玛丽女士是少有的精英角色,别老和她相比。”
“是这样吗......”法布尼尔露圌出了苦笑。
“这样很好啦,你一直保持这样也没什么问题,温柔体贴的男性受欢迎。”齐琳格撇开脸,随后又小声地补了一句,“比如我就喜欢这样的......”
“嗯?”
“没什么没什么。好了我要继续想文章的事情了。”齐琳格慌乱地在笔记本上写下几笔,但马上又划掉了。
“我有一个想法......”
“什么?”
--------------------------------------分割线----------------------------------------------------
【B.E集圌团总圌部大楼】
这是一座位于瑞夏普市上层的大楼,前面有着比其他大楼更高的台阶,体现了B.E集圌团在这座城市的地位和威严。
顶楼是罗斯玛丽的办公室。
这间办公室很大,暗红色带着精美图案的地毯铺在黑色的地板上,窗前挂着紫色的窗帘,边角还有着金丝所绣的花纹。墙壁被贴上了印有花图案的淡金色的墙纸,角落还专门安装了一些金色的饰物。
屋内还有其他几件陈设。镶有金边的办公桌,靠墙角放置的书架,墙上的装裱过的书画,无不体现着主人的尊贵。
白色的结晶,顺着精致的小勺落入温热的咖啡之中。
小勺伸圌入咖啡中,轻轻搅拌,留下了一圈圈的波纹。
小勺被取出,放在盘中,坐在办公桌前的女性,优雅的拿起了咖啡杯,轻轻地饮了一小口。
这位女性就是罗斯玛丽。
随意惬意的坐在转椅上,但又不失体统。贴身的黑色西装表现了她的干练,疏密的,显然经过精心打理的银白色短发,正好齐肩的长度,显出了她的整洁。
此刻罗斯玛丽的嘴角微微上扬,带着一点浅绿的蓝色瞳孔注视着站在办公桌前的人。那双眼睛,如同深邃的海洋一般,美丽但又有些让我畏惧。
“有什么事吗?莉莉丝.基罗斯女士?”罗斯玛丽说话了。她的声音柔和而动听。
站在办公桌前的人,相比罗斯玛丽,倒逊色了不少。
那也是一名女性。
深绿色的风衣,沾着尘土和已经凝固的泥浆,风尘仆仆的样子。
金色的长发在脑后倾泻而下,但并没有精心打理过,有些散乱。
单看面容的话,倒也看的过去,只是.......左眼戴上了黑色的眼罩。
此刻正带着一脸笑容,那种海盗一样的笑容,站在罗斯玛丽面前。
她的名字是莉莉丝.基罗斯,瑞夏普市著名的赏金猎人。
“你还是老样子啊,克丽斯。”莉莉丝说道,“还是那么高傲,看不起人。”
“别这些,现在我只是罗斯玛丽.卡里斯托,B.E集圌团的董事长而已。”罗斯玛丽笑道。
大爆料,克丽斯.怀兹曼其实并没有死亡。在司法审判司被击败后,克丽斯也没有再出现过,于是被白色保护者记作死亡,还是和司法审判司同归于尽的。
但是,就在将“化不可能为可能的精英最后的奇迹”这样的消息散步出去一个月后,克丽斯居然回来了,回到了白色保护者总圌部。最后在克丽斯的提议和白色保护者高层的同意下,继续将克丽斯记作死亡,而增加了一个名叫罗斯玛丽.卡里斯托的人的数据。
随后靠着白色保护者的资助,罗斯玛丽开始发展自己的事业。这就是现在B.E集圌团影响力如此之大还和白色保护者合作的原因。事实上,白色保护者并没有想到克丽斯能够把事业做到那么大.......
“有趣。真没想到我们可以这样平静的交谈了。好歹20圌年圌前我们还是宿敌来的。”莉莉丝耸耸肩。
“所以呢?你来找我只是想叙旧吗?”罗斯玛丽问道。
“不不,虽说我一直想来拜访拜访你,但,我有更重要的事情。”
“哦?”
“格兰迪尼实验所,你知道的吧?”
罗斯玛丽收起了微笑,目光变得暗淡了:“那个.......还在吗?”
“是的。”莉莉丝从口袋里掏出几张照片,放在办公桌上。
照片中,是一座隐藏在山中的实验所,以及......
“......”罗斯玛丽瞪大了眼睛,此刻的她有些失态,但她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格兰迪尼实验所才是当务之急。
20圌年圌前......
当年还是克丽斯的罗斯玛丽,倒在了司法审判司面前。四只怪兽,被圌干掉了三只,最后剩下的一只也奄奄一息了。
“不,不可能......我可是......化不可能......为可能的人啊.......为什么......为什么我会输......为什么.......”
克丽斯绝望地说道。
明明就能击败那家伙了......居然就那么倒下了......
那一刻,克丽斯受到了不小的打击。她输了,她居然输了......克丽斯的高傲被无情的击得粉碎。她想到了放弃,但当时也只能放弃了。
就在这时,她的命运发生了改变。
空间扭曲了,带着面具的男子,凭空出现在克丽斯面前。
“接下来就交给我了。”男子说道,放出了三只怪兽。
分别是加莫斯,咖库佐姆和戴马卡古。
看着这个神秘人强大的怪兽阵容,克丽斯惊讶地说不出话。
这样的话,就能完成最后的攻击了吧......毕竟此刻的司法审判司,经过之前的一番车轮战和其他牺牲者的消耗战,也快不行了......
眼前一黑........
当再回过神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月后了。记忆似乎缺失了一部分,但她记住了一件事,那个面具男,自称叫K,是那个男子带走了狼狈的自己。
按照K留下的信件来看,这一个月的记忆被K给削去了。这段时间做了什么?不知道。只知道自己似乎去了其他世界。
管它呢。
之后,就是改名和作为罗斯玛丽重生的故事了。
那才是理想的雷欧尼克斯,当时的罗斯玛丽想象道。曾经的自己一直想成为理想的雷欧尼克斯,奇迹,不可能,可能,精英,最强,克丽斯心安理得的接受着各种评价,毕竟她是个爱慕虚荣的人,到现在都是。
一个名叫格兰迪尼的博士不知道通圌过什么途径,找到了她。
“我们家族,代代研究的目标就是理想的雷欧尼克斯。最后我们得出的结论是,首先他/她需要一个能够高效的能够毫无感情的完成所有任务的人格,以保证任务的成功率。以及强大的,足以承受几次攻击的肉圌体,以及超乎常人的速度和力量,那样能保证任务的存活率。最后就是怪兽实力了。”
格兰迪尼推销着他的理论,他想要的是克丽斯的基因,他想以克丽斯作为这个理想雷欧尼克斯的素体。
克丽斯同意了。
但很快,克丽斯后悔了。她找到了曾经的宿敌,作为赏金猎人的莉莉丝.基罗斯。在改变身份后,她能想到的能够信任的人,第一个就是莉莉丝.基罗斯。
两人破圌坏了格兰迪尼实验所,阻止了这本来就不允许的实验。
原以为就那么结束了,但是........
“据说实验品已经完成了。”莉莉丝说道。
“那是我做过的最后悔的一件事.......”罗斯玛丽低下头,痛苦地拉扯着自己的发圌丝。
“怎么办呢?”莉莉丝问道。
“走......”
“嗯?”
“我们再去毁掉那个实验所好了。反正本来就是不允许存在的东西。”罗斯玛丽站起身,说道。
“哈哈,就等你这句话了。”莉莉丝咧嘴一笑。本来两人的宿敌关系就没有建立在深仇大恨的基础上,现在已经变成类似好伙伴的关系了。真是让人意外“,不过战斗的部分可能要拜托你了。毕竟我也已经不年轻了,哪像你,看起来还是那样......”
“我只是容貌没变而已.......不过也算了,我自己造的孽,我自己来处理。”罗斯玛丽坚定地说道,拿出很久不用的格斗仪。
两人乘坐汽车来到新格兰迪尼实验所前.......
随着巨大的爆圌炸声,实验所收到了导圌弹的攻击。
实验所内一片慌乱,趁乱莉莉丝潜圌入了实验所——本身这实验所的安圌保就不行。
实验所外,导圌弹超兽贝劳克恩咆哮一声,又朝实验所发起第二轮攻势。那是莉莉丝的怪兽。
罗斯玛丽安静的坐在车上,看着这一切。
实验所内.......
一发子圌弹,让格兰迪尼博士彻底的闭上嘴。他的宏伟计划也被这一发子圌弹击碎了。
“结束了吧.......”莉莉丝看着qiāng口飘出的白烟,说道。
“主人?”
一声叫唤从背后响起。
回头看去,那是一个黑色短发的女性,一脸严肃。
“走吧走吧,博士挂掉了。”莉莉丝冷笑道。
“主人死了?主人......主人死了?!你......!”
那一刻,莉莉丝才明白这女性到底是什么人。长相和曾经的克丽斯无限接近,这就是“理想雷欧尼克斯”吗?!
莉莉丝又举起了手qiāng
但“理想”的速度比她快的多。一道闪光过后,莉莉丝觉得腹部一阵剧痛,踉跄后退了几步,又是一道闪光,手qiāng落地,被“理想”一脚踹开。
“脆弱。”“理想”冰冷地说道。
“不愧是改造过的肉圌体吗.......有趣,你叫什么名字?”莉莉丝问道,左手伸进风衣里.....
“我没有名字。”“理想”诚实地回答了问题。随后走近几步,飞起一脚,将莉莉丝踢翻在地,一脚踩在她的胸口。
“干脆叫你小理好了.......”莉莉丝笑道。
“小理.......”“理想”愣住了。那是她第一次有了名字。
“那么,接下这个吧,小理,给你的礼物哦。”莉莉丝突然掏出一个手圌雷,拉开拉圌环,朝小理扔去,小理赶紧收回脚,倒退几步,莉莉丝就地一滚,在门口起身,趁着手圌雷爆圌炸产生的烟雾,逃出了那个房间.......
汽车边,贝劳克恩已经被收回了.......
“我......回来了......”莉莉丝拉开车门,近乎是倒下的样子躺到座椅上。
“你怎么了?”罗斯玛丽问道。
“受伤了......那个改造人意外的强.......”莉莉丝说道,“应该了结她了,如果她........”
宇宙蝎子安塔雷斯出现在实验所前。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要那么做!你们!”
那是小理的怪兽。不愧是改造人,以非常快的速度,跑出了实验所。
当她看到罗斯玛丽时候,突然打了个哆嗦。
这种感觉......是.......
“我去解决她,毕竟是我造成的结果。”罗斯玛丽走下车,拿出格斗仪,“去吧,超巴茨斯!”
宇宙雷兽超巴茨斯出现在安塔雷斯面前。
“超巴茨斯吗.......不自量力。”小理嘀咕道。
安塔雷斯从眼睛中射圌出怪光线,超巴茨斯闪过后以一道雷电还击,被安塔雷斯后退躲过了。
“知道我为什么回来找你吗?”罗斯玛丽问道。
小理咬牙切齿地回答:“因为你们不想让主人好过。主人说过,他总是被看不清现实的恶圌人阻挠!”
“真会说呢.......哈哈哈。”莉莉丝大笑道。
“真是抱歉,这里会成为你的坟场,和你的主人一起。”罗斯玛丽淡淡地说道。
超巴茨斯又发射圌了一道雷电,趁着安塔雷斯躲闪之际,超巴茨斯居然转身跑开。
“你.....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是......到此为止了!”小理叫道。
安塔雷斯朝着超巴茨斯的背影发射光线,连续两次都被闪开了。不愧是曾经的精英的怪兽吗,即使是背对着都是闪开。
“冒牌货,你没资格说那话!”罗斯玛丽怒道。
跑了没几步,超巴茨斯又转过身,一道雷电打去。
显然超巴茨斯是在拉开距离避免和安塔雷斯之间的空间太小,因为安塔雷斯的尾巴也是必杀武圌器,空间太小容易被击中。
但没想到安塔雷斯强行扛着雷电,追上前,快速地挥动尾巴,其劲道之锋利,足以让人明白安塔雷斯的尾巴是其最强大的武圌器。
超巴茨斯射圌出一道雷电,看似是在向空无一物的地方射圌击,但竟然阻挡住了安塔雷斯的动作,显然是看穿了对方的行动后做出的攻击。
安塔雷斯稍一迟疑,超巴茨又射圌出雷电,安塔雷斯终于反应过来,但它并不打算回避,而是打算去防御。向前冲了几步,接近超巴茨斯,双钳交叉挡住雷电,并再度挥动尾巴,而且比先前那一次更快。就在超巴茨斯打算闪开的瞬间,改变了方向,锋利的尾钳直直扎向超巴茨斯。
这超巴茨斯也是战斗经验丰富,弯腰让安塔雷斯的尾巴刺了个空,随后想前一扑,巨大的头角抵在安塔雷斯腹部,放出电击,安塔雷斯惨叫一声,又收回尾巴,连连后退。必杀武圌器两次落空,让它感到了愤怒。
超巴茨斯没给它空闲的时间,高高跃起一脚踹在安塔雷斯胸口,将它踢翻。
安塔雷斯挣扎着要站起,超巴茨斯又上前补上一脚,让安塔雷斯再次倒下。突然,安塔雷斯的尾巴如同一条蛇一般,敏捷而快速的袭向超巴茨斯,超巴茨斯后腿几步惊险的躲过,但这一次钳子没有收回,而是喷圌出了火焰,将超巴茨斯烧个正着。
安塔雷斯趁机快速爬起,绕到超巴茨斯身后,手脚的钳子全部用上,束缚住超巴茨斯,尾巴蓄势待发,准备使用那必杀的一击了。
“到此为止了!”小理一副大仇以报的表情。
“切。”
超巴茨斯挣扎着,挣脱不开,眼见锋利的尾巴要夹下了,突然一发导圌弹炸在安塔雷斯背后。
贝劳克恩再次出现了。
“喂喂,克丽斯,那好歹也是‘理想的雷欧尼克斯’,别太小看啊。”莉莉丝的声音传来。
罗斯玛丽并没有转身,微笑着回答道:“那么,你就作为我的支援好了。”
“你这家伙.......这不公平!”小理叫道。
罗斯玛丽笑的更灿烂了:“真是抱歉,支援也是战斗的一部分哟~冒牌货~”
超巴茨斯快速转身,抓圌住安塔雷斯的肩膀一个膝撞,将安塔雷斯踢的晕头转向。超巴茨斯又是一脚蹬在安塔雷斯腹部,安塔雷斯踉踉跄跄地后退了数百米。
安塔雷斯还没缓过神,超巴茨斯就像一头犀牛那样,低下头用尖利的巨角撞向安塔雷斯,命中安塔雷斯腹部,同时放出电击,又一次将安塔雷斯击倒。
“支援!”罗斯玛丽像指挥官那样,右手一挥喊道。
“明白。”
从超巴茨斯背后,贝劳克恩发射圌了数枚导圌弹,全部命中安塔雷斯。
罗斯玛丽又打了个手势,贝劳克恩发起第二轮攻势。
“这种东西!”小理明显生气了,“安塔雷斯!”
安塔雷斯回过神,长尾一甩,拦截了导圌弹,并站起身。
“我要杀死你!你太烦人了!”小理气得直咬牙。
“你的存在也很让我心烦啊。”罗斯玛丽淡淡地回答道。
超巴茨斯后退几部,巨大的电球在角部产生,在安塔雷斯站起之际,发射圌出巨大的电流。
安塔雷斯赶紧双钳交叉在前,并发射怪光线,抵圌抗了没一会儿,就被电流柱吞噬了。电流柱就像一条巨蟒一样,直直扑向安塔雷斯,将安塔雷斯吞噬。
安塔雷斯将尾巴的钳也伸到面前,尽力抵圌抗,但最后还是被击飞,摔入实验所的残骸之中。
“结束了。”莉莉丝说道。
“不。”罗斯玛丽简短而快速地说道,让莉莉丝愣住了。
与此同时,残骸之中,又射圌出几道光线,超巴茨斯灵活地躲闪开,安塔雷斯快速地从废墟中圌出现,飞扑向超巴茨斯。
“你完了!”
就在主人叫喊的一瞬,安塔雷斯双钳快速挥下,超巴茨斯躲闪不及,改变方向面对安塔雷斯。两道闪光过后,超巴茨斯惨叫一声,左臂和左腿上留下了深深地伤口,流圌出了鲜圌血。
仔细一看,安塔雷斯也已经遍体鳞伤了,刚才的突袭让它气喘吁吁。
超巴茨斯不顾伤痛,抓圌住安塔雷斯的手臂,咆哮一声,向前一翻,安塔雷斯被抛出,重重地摔回残骸里,这才彻底倒下,最后终于变回了怪兽卡。
超巴茨斯也没再起来,倒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气,血越流越多。
罗斯玛丽拿起格斗仪,收回了超巴茨斯。
“支援。”罗斯玛丽冷冷地说道。
贝劳克恩直接使用了必杀技导圌弹风暴,小理愣愣地看着袭向自己和实验所残骸的导圌弹雨,不知所措,最后消失在了爆圌炸之中。
“结束了。”罗斯玛丽说道,回到车上。
“回去了?”
“不,我想顺路去接我的孩子。他去地圌下城市看克丽斯雕像了。”
“还不如直接在家里看你,哈哈。”
“我不想告诉他这事情。”
【中心广圌场】
法布尼尔在说着什么,而齐琳格快速地记录着。
最后想出的主意是记录第一次看到纪圌念雕像时候的人对这件事的看法。
或许是个好主意。
一辆汽车出现在他们身后,法布尼尔回头一看,发现是母亲和一个不认识的人。
“法布尼尔,回去了。啊,齐琳格小圌姐也在啊,你好。”罗斯玛丽摇下车窗,微笑着打招呼。
“嗯,嗯,您......您好。”齐琳格有些结巴,没想到会直接遇上罗斯玛丽这个大人物。
“喂,不介绍介绍我吗?”副驾驶位上的莉莉丝说道。
“不用。”罗斯玛丽又是简短而快速地回答了她的问题。
“你还是这副样子。”莉莉丝有些无奈。
“那个,妈妈,你对于克丽斯.怀兹曼有什么想法?”法布尼尔突然问道,显然是想不出接下来怎么说了。
“嗯?!”罗斯玛丽愣住了,她一瞬间没想到怎么去回答。
“是个理想的雷欧尼克斯哦~”莉莉丝报复似得,对法布尼尔说道。
“嗯对,理想的雷欧尼克斯。”齐琳格快速地在笔记本上记下了。
“你......”罗斯玛丽转向莉莉丝,脸色阴下来了。
“这是报复哦~”
.......

(全文完)







































【两周后】
那天,下起了大雨。
即使是那样,还是有个人,站在克丽斯的雕像前,注视着。
那是个奇怪的女人,戴着银白色的面具,遮住了大半张脸。
不顾雨水打湿她乌黑的秀发和身上的衣服,只是久久地看着。
“克丽斯.怀兹曼........”女人重复着雕像的名字。
“那个,理小圌姐,可以了吗........”
身后,一个打着伞的中年男子,担忧地看着女人。
“我们回去吧......”女人转身,和男子一起离去,最后还回头看了雕像一眼。
“这就是......克丽斯.怀兹曼吗........”
雨还是那样下着,女人和男子的身影,很快消失在了广圌场道路的尽头,雕像前,又回归了原先的冷清.......





To be continued......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