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1811的博客

D1811的脑洞产物和杂物堆积处

 
 
 

日志

 
 

大怪兽格斗.闪光的尽头 2 木星假面  

2016-04-04 20:27:44|  分类: 大怪兽格斗Ⅱ.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怪兽格斗.闪光的尽头 2  木星假面 - D1811 - D1811的博客大怪兽格斗.闪光的尽头 2  木星假面 - D1811 - D1811的博客大怪兽格斗.闪光的尽头 2  木星假面 - D1811 - D1811的博客
  

“那么,齐格弗里德先生,我们去找那宝藏吧~”法芙娜友好地对我说道。
“唔,你就没有发现什么糟点吗?我叫齐格弗里德唉......”我觉得有些尴尬。不过也许法芙娜不知道《尼伯龙根之歌》的故事......
“嗯,有什么问题吗?”法芙娜歪着头问道。算了我也不多说什么了。
“叫我齐格就好。”  “嗯~”
“话说那个宝藏什么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这才反应过来,宝藏才是重点啊。
“喏,埋藏宝藏的地方啊。”法芙娜指着纸片上写着的地点“,刚才那帮家伙发现的。”
“所以你就叫我来当打手......”
“只是担心打不过他们......随手拉个帮手而已......”法芙娜有些语无伦次。
“......”
“不管怎么说,我们先去找宝藏~宝藏~”法芙娜轻快地说道。
“等一下,你不觉得这样不好吗?齐格弗里德和巨龙去找宝藏......”
“巨龙?!哪里有巨龙?!”法芙娜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
“唔......你没听出什么来就算了......”我无奈地说道,“我们去找宝藏吧......”
“不过首先我要跟父亲说一声......”说着法芙娜掏出了一个小巧的粉色手机。
【半小时后,F区树林】
法芙娜花了大量的时间给她的父亲发送短信。我真的觉得没必要说的特别详细,然而法芙娜表示不说清楚父亲会担心。嘛,不管怎么说,反正是到了F区树林了。 
“宝藏,在哪里~”法芙娜两眼放光的四处张望。
“纸片上说在第三座山丘下......”我一手拿着纸片,一边数着山丘的数目。
“嗯?那边发生了什么?”法芙娜指着不远处的一座小山丘疑惑地问道。顺着那个方向看去,那座山丘似乎被怪兽挖掘过了......等等,我再仔细一数,卧槽,那就是纸片上写着的地方啊。
于是我们两个赶紧跑过去,可能已经被别人捷足先登了。
跑到山丘前,在被野蛮挖掘开的山体中,巨大的飞船出现在我们的眼前。
“这是......”我愣住了,看来这飞船已经在山体中埋藏很久了,如果真是藏了凯恩.怀兹曼的宝藏的地方的话,少说也是20年前的东西了,然而现在看起来都会觉得科技超前,已经......已经不像是地球的产物了啊!
“听说凯恩.怀兹曼确实拥有非常与众不同的飞船......”法芙娜皱着眉头说道,“不过这不会是其他什么宇宙人的飞船吧......”
“发现一艘飞船也不是什么小事,我们先报告给B.K.W.D吧......”我开始怂了,对于宝藏的热情一下少了一半。
随着一声怪兽的咆哮声,一只超戈布(宇宙战斗兽超戈布,身高85米,体重107000吨)出现在我们身后。
“这里,确实是凯恩.怀兹曼曾经待过的地方啊。”陌生的男声响起,寻着声音看去,只见一个诡异的黑衣男子站在飞船旁,头戴黄色的摩托头盔。
“!?”
“你是?也是来找宝藏的吗?”法芙娜小心翼翼地问道。
“宝藏?唉......”黑衣男子伸手抚摸着飞船的外壁,若有所思地说道,“这里,可没有什么500万。你们都回去吧,以及,不要对别人提起这件事。”
“不要对别人提起?”我警觉起来,“莫非?你在这里做了什么?”
“是啊,独吞宝藏是要得到报应的。”法芙娜依旧认为男子已经得到了那500万。
“不是这个问题。这艘飞船本来是埋在山体内的,而你把这艘飞船挖掘出来,普通人在寻找金钱宝藏的时候如果发现像宇宙飞船这种东西的话,应该会很惊讶,而你却冷静的不可思议。”我试着分析道。
“哦?”诡异男子不相信似得应了一声,目镜闪出一丝寒光,“然后呢,继续说下去啊。”
“唔......”男子的冷静已经超乎了我的预计,强烈的压迫感袭来。难道我推理错了?不不,我必须也冷静下来,没错,要冷静下来,不能方。
“第二,周围没有其他挖掘的痕迹,说明你一开始就知道这里埋藏了东西,也就是这个飞船。没错!这说明你一开始就知道这里埋藏了飞船!”我越说越急,当我喊出最后一句话时,男子也只是毫无反应地听着。头盔挡住了表情吗,肯定......现在肯定是一副“你怎么知道”的表情啊。
“好,好,好。侦探游戏确实很好玩。哼哼。”男子拍拍手回应道。
“侦探游戏?!什么?!”我开始方了。
“不管怎么说齐格你的推理还是太草率了啦。”连法芙娜也开始吐槽。
“哦!!!对了!!!还有......还有第三!你为什么一定要戴着头盔来这里!这附近可没有摩托车啊!连一点摩托车经过的痕迹都没有!”我急吼吼地说道。
“这条好像挺有道理的样子。”法芙娜赞同地点点头。
“所以,你一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比如......想要启动飞船的宇宙人?!”我指着男子大声说道。有人赞同我的话使得我有了底气继续推(扯)理(淡)下去。
“我说过了,这艘飞船是凯恩.怀兹曼曾经待过的地方,属于凯恩.怀兹曼的座舰。我,只是来取走一样东西罢了。”男子又一次抚摸着飞船的外壁,莫名感慨起来,“唉,物是人非了啊,现在空庭号也只是一个空壳子了......”
“等一下,这艘飞船叫空庭号?难道你曾经是凯恩的伙伴吗?”我又想到了什么。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我啊,只是个舍弃了不成熟过去的木星假面而已。”自称是木星假面的男子轻巧地说道。
“我想想,按照杂志的说法......”我想起了以前看过的一篇访谈,一个叫唐伟的治安官讲述星龙岛事件,里面提到了凯恩的几个伙伴。
“你是逸飞?” “不是。”
“蕾茜小姐?” “你觉得我是女的吗......”
“你就是治安官唐伟?!”  “......”
“也许是凯恩本人也说不定。”法芙娜皱起眉头。
一语点破梦中人。“你就是凯恩.怀兹曼本人!对吧!失踪了的凯恩.怀兹曼!”我说道。
最不可能的答案往往就是谜底。
“我该怎么说你好呢,夸夸你?还是给你一个五角星?”木星假面毫无感情的拍手道。
“默认了对吧?为什么,既然你还活着,为什么不站出来呢?你可是B.K.W.D的精英队员呐,好好讲述月面战争时候的故事,那时候发生了什么?遇到了什么敌人?以及......”我有些激动地一口气说出这些建议。我相信凯恩本人说的会比格拉芙的小说可信很多。真没想到会遇到凯恩.怀兹曼本人~
“我为什么要站出来?已经没人需要我了,我出来只是让他们多个靶子。”木星假面——凯恩.怀兹曼说出了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之后好像自己也看出来了我们并没有理解他的意思,补充了一句,“有些事情,你们不知道为好。”
“你可是英雄啊,关于你的故事可是经常被刊登,据说都快拍电影了呢。”法芙娜也加入了怂恿凯恩复出的队伍。
“......那些报道的可信度你们还不了解吗?”木星假面摇摇晃晃地后退了几步,说道,“我认为,这是一场试练,命运为了让我战胜过去所给予的试练。只有战胜那不成熟的过去,人才能有所成长,有所醒悟。”
“你!”我有些说不出话了,他倒底是什么意思?!
“凯恩先生,这,发生了什么吗?”法芙娜悄声地问道。
显然木星假面没有注意到法芙娜的问题:“就像就餐前的桌子,第一个拿起方巾的人有着左右整张餐桌的权力。我曾经也想成为拿起方巾的那个人,不管是金钱,名声,亦或是异性。然而我失败了,命运给了我许多甜头,使我从享受着平静生活的普通人变成了B.K.W.D的精英成员,但是......每个人都只是命运的士兵而已,被命运所摆布。那一次,我失败了,我彻底的失败了。越是玩弄计谋妄图左右一切,越是会发现极限,命运是公平的,不会让人一路顺风下去。在击落女神的那一刻,我的命运之路急转直下......”说到这里,木星假面停住了,似乎接着说下去会抖出那些内幕。最后摇摇头,没有再说下去。
我们也不方便多问。
“看来凯恩先生确实是经历了什么事情......他好像提到了击落女神?”法芙娜居然开始发抖了,难道被木星假面吓到了吗?确实,我又一次感受到了压迫感。不过,击落女神?是暗指哪一次的事件吗?我实在不记得哪件和凯恩相关的可以和女神挂钩的事件啊。
估计是被隐藏的内幕中的一个事件吧。
“或许你站出来说明一切......会比较好......凯恩先生?”法芙娜突然向木星假面问道。
“不不不。我的名字是木星假面,真名也是一样,那个被叫做凯恩.怀兹曼的名字,已经同过去一起被丢弃了。我是木星假面,不是那个依旧想要左右一切的凯恩.怀兹曼。这个明白了要顺从命运不要做任何多余的事的,才是真正的我!”木星假面冷酷地说道。
“......”我愣住了,这番言论,无懈可击?不不,实在难以相信被捧为大英雄的凯恩会说出这样的话,究竟发生看何种令人绝望的事情?!
“那么,您到底是要寻找什么呢?”法芙娜问道。
“......我曾经的一个伙伴罢了......”木星假面冷冷地回答道。
“不过,我已经报告B.K.W.D了哟,估计一会儿就会来了~您东山再起的机会来了呢~”法芙娜有些俏皮地说道,虽然还是在发抖......直觉告诉我法芙娜真的认为凯恩是不敢复出。天哪,正常人都该听出凯恩复出会很麻烦的吧。
“什么?!可恶,超戈布!”木星假面大喝一声,指向我们,超戈布随即发射了一个金色爆裂光弹,炸在一旁的地面上,隔着烟雾,我隐隐约约地看见木星假面跑进了飞船。
“哥尔赞!”我大吼一声,放出了哥尔赞。哥尔赞能够和凯恩的超戈布战斗吗?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只能看哥尔赞的表现了。而我着急地跑向飞船。门,已经紧闭上了,透过飞船的前视镜,可以看见木星假面在驾驶室里,黄色的头盔在昏暗的驾驶室里显得非常醒目。已经开始寻找了吗?
不管我怎么敲打飞船的金属门,都没有任何反应。可恶,可恶啊,直觉告诉我不能让凯恩带走那件东西。
哥尔赞和超戈布战斗着。事实上局面完全是一边倒的,哥尔赞一拳朝超戈布打去,超戈布轻松地接着拳头,额头一闪一串光弹炸在哥尔赞身上,哥尔赞一被炸懵,超戈布就一尾巴抽过去,把哥尔赞打得头晕目眩。
“你的怪兽呢?”我向法芙娜喊道。
“没,没带......”法芙娜欲哭无泪的样子。我顿时觉得无语,怪不得格斗场的时候要拉我当打手。
就在这时,一张红色的怪兽卡飞来,变成了一只莫斯阿甲,双臂一张一合发射了大破坏光弹!击中超戈布,随后莫斯阿甲又发射了第二个大破坏光弹!然而再击中之前,超戈布就变回了怪兽卡,朝远处飞去。木星假面不想应战了吗,不过是朝远处飞去......?!我赶紧跑到前视镜前,果然,木星假面已经不在里面了。可恶,可恶!我捶打着飞船的外壁。
“啊啊,抱歉我来晚了啊~”懒散的男声传来,我回头一看,一辆画满机器人的痛车停在后面,一个穿着礼服的年轻男子站在车前,挠挠头说道。
“这是......”车前的男子看起来挺年轻,大概30岁不到的样子。
“父亲!”法芙娜一下子扑到男子的怀中,“刚才,我好害怕的啊。”
等等,父亲?!今天这是什么日子啊,各种让我震惊的事情发生啊。
“啊,您好,您就是齐格弗里德先生吧。幸会幸会,我是罗纳.卡里斯托,感谢您照顾我的女儿。”被法芙娜称作父亲的年轻男子微笑着说道。
“额......等等,卧槽,你就是那个罗纳.卡里斯托?!”
我,又一次震惊了。
今天真是个“好”日子......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